第兩千六百二十六章 天牢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換為www.lnwow.co 仙武帝尊第兩千六百二十六章 天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出了宮廷別苑,轉世上官宇便撲通一聲跪地了,“多謝道友搭救,再造之恩,沒齒難忘。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咋跟娘們兒似的。”葉辰一手給拽了起來,笑著轉了身,“走了,去天牢接你族人。”

  轉世上官宇抹了淚光,忙慌跟上,看葉辰的背影,飽含感激與疑惑,驚喜來的太突兀,腦袋還暈暈乎乎,不敢相信這一切,至今也都不知,葉辰為何救他們。

  他只知,葉辰的背影,有些莫名的熟悉,有些莫名的親切,而且滿載著光明。

  見葉辰出來,司命星君等人,齊齊上前。

  “你道經嘞!”太乙眼最尖,一眼便瞧出了端倪,葉辰體內已無道經。

  “找玉帝換了點兒寶貝。”葉辰聳了聳肩。

  “你個敗家玩意兒。”太白金星狠狠揉了眉心,一頓的數落,“沒見過你這般傻的,自散仙界千里迢迢而來,竟是給人送寶貝的。”

  只司命星君沉默不語,期間還不止一次看上官宇。

  曾去過諸天人界,曾與葉辰并肩作戰過,他是知葉辰秉性的,這小子看似不靠譜,實則心思縝密,力排眾難也要上天庭來,必有某種目的。

  “回聊,我且先去天牢接人。”葉辰隨意擺了手,甩開衣袍便要走。

  “你妹的,天牢擱這邊。”

  “初來天庭,有些迷方向。”葉辰深吸一口氣,邁開了大步,一米八的個頭兒,愣是走出八米一的氣勢,那霸氣側漏的步伐,愣被他走的六親不認。

  兩人漸行漸遠,看的三人眸有深意。

  “楊羽體內的咒印已然解了,看樣子,他口中所謂的寶貝,便是那楊氏一族。”

  “不惜奉上道經也要救人,他與楊家,必有淵源。”

  “搞不好,是楊家圣主的私生子。”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把此事的端倪,拎了個門兒清,心還一陣陣的疼,道經給了八太子,日后再想借來瞧瞧,那就比登天還難了。

  葉辰與上官宇如兩道神光,一路飛馳。

  在越過一座仙山時,葉辰才彈指,祭了一道記憶仙光,入了轉世上官宇眉心。

  唔!

  上官宇一陣悶哼,神海一陣嗡隆,一步沒走穩,險些栽下虛天。

  葉辰抬手,聚了一片云彩,將其托住,能見上官宇神色痛苦,抱著頭顱,跪在云彩上低吼,一股龐大的記憶,載著前塵往事,正一點一滴的刻入了他神海。

  “稍后便好。”

  葉辰一笑,托著那片云彩,加快了速度。

  路遇仙人不少,見上官宇如此,頗是詫異,但再看葉辰時,更是詫異。

  葉辰這些時日,造了太多大動靜,華山道經認主、分離帝蘊、一日破四境、一爐出八丹、五岳斗法出盡風頭,哪一個不是逆天之舉,早已是天界的名人。

  而轉世上官宇,在上仙界也是名人,天界哪個不知楊家禍事,又怎會不認得他,被八太子種了咒印,放在身邊做侍衛,以此來折磨,任誰見了都嘆息。

  如今,他倆這組合,咋看咋是新鮮的,初來天庭的小石頭,怎會跟殷明的侍衛,攪到一塊了。

  其后畫面,更是讓人懵逼,痛苦低吼之后的楊羽,竟又嚎啕大哭,抱著葉辰,哭的淚流滿面。

  “這。”

  眾仙家眉毛皆挑,不知此乃啥個橋段兒。

  葉辰無視四方目光,轉世上官宇也無視,眸中涌出的熱淚,止都止不住,已恢復了前塵記憶,那是一個夢,血色而漫長的夢,夢中在昏暗的大楚廝殺,夢醒后,便已是一個大輪回,那等心境,他人怎會懂。

  接下來的一路,就足夠煽情了。

  葉辰拎出了酒壺,不忘遞給上官宇一個,平平淡淡的說著當年事,講著故鄉的人,忽略了太多悲慘情節,只說美好的記憶。

  上官宇聽的雙目朦朧,更多熱淚淌流。

  他乃上官家的人,葉辰乃上官家的女婿,他是了解葉辰的,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雖說的這般平淡,但這其中,必有不為人知的故事,他大楚的皇者,這一路,必歷經了千難萬險,只為帶轉世人們回家。

  他的心境,又被記憶朦朧,每一滴淚水,都藏著感慨、激動、震驚、滄桑,緬懷、思念。

  不知何時,才見一座龐大的雄關,也更像一座巍峨的古城,氣勢恢宏,隔著老遠,便能聞陰冷之氣,一陣陣迎面撲來。

  那便是天庭的天牢,其內關押的皆仙人,也皆天庭的重犯,至于有罪無罪,那就不好說了,便如楊氏一族,本是無罪,卻獲罪八太子,落得百年凄苦。

  “天牢重地,止步。”

  兩人方才落下,鎮守天牢的天兵天將,便嘶聲大喝,各個面目莊嚴,戾氣濃厚,與鎮守南天門的兵將一樣,多是上過戰場的,有一種戾氣,也只在戰場上,才是能真正磨礪出來,是會刻入骨髓的,模仿不得。

  葉辰未言語,拂手拎出了玉帝手令。

  好嘛!簡簡單單一個手令,比啥都好使,天兵天將都不帶問的,紛紛讓開了一條道路,而且眼神兒奇怪,也都是不解,八太子的侍衛,咋跟葉辰湊一塊了。

  兩人不語,齊齊踏入。

  “冤枉,冤枉啊!”

  方進天牢,葉辰便問嘶嚎聲,四面八方皆有,一道道聲音,皆如來自地獄的喪鐘,讓人心顫。

  上官宇還好,乃是天牢的常客,總會偷偷來看親人,對此地頗為熟悉。

  倒是葉辰,第一次來,滿目的新奇。

  天牢昏暗無光,如被一層黑幕遮掩,便如陰曹地府的鬼城,但凡走入者,都有莫名的壓抑。

  映入葉辰眼簾的,乃一座座閣樓、一座座寶塔,有大有小,錯落有致,每一個都貼著封印神符,每一座閣樓與寶塔前,都有天兵駐守。

  除此之外,還有手握戰戈的天兵,來回巡邏,各個面相威嚴,不近人情的那種。

  葉辰一路走一路看,眼界頗高。

  看得出,那些個閣樓與寶塔,皆內成一界,其內又分一個個牢房,重罪與輕罪者自不同,有后臺的犯人,待遇自也不一樣,有的牢房黑咕隆咚,有的牢房,則異彩噴薄,布置頗為奢華,給人一種感覺,不是來坐牢的,而是跑來這來清修享福的,但那些卻少之又少。

  “果是重地,竟還有帝道陣紋。”葉辰唏噓,準帝巔峰來了,也未必能從這,劫走犯人。

  “此等事,血淋淋的例子屢見不鮮。”上官宇小聲傳音道,“無盡歲月,跑來劫囚者,數不勝數,最慘烈的當屬百年前,近千尊散仙界的大妖大魔,硬闖天牢,修為最弱的都是準帝八重天,卻是被天兵天將圍困,雙方戰了足有三天兩夜夜,非但未救出人,反被殺的全軍覆沒。”

  “近千尊準帝,果是大魄力。”葉辰忍不住嘖舌。

  “他們欲救之人,便被鎖在那里。”上官宇抬手,遙指了一方。

  葉辰順著望去,乃一座漆黑的寶塔,擎天立地,它之巍峨,堪稱是天牢中最大,貼滿了封印神符,四周刻滿了帝道陣紋,還有古老的符文鏈條鎖著,而鎮守那座寶塔的天兵天將,也不是一般的多,一瞧便知,其內關押的非一般人,不然,天庭也不會這般的陣仗。

  “其內鎮壓的,乃何人。”葉辰好奇的問道。

  “修羅天尊。”

  “聞所未聞。”

  “傳聞,他是從修羅界出來的,法力滔天。”上官宇說道,“不知因何惹了天庭,捉拿他的那一戰,天庭戰的頗是慘烈,九大仙君、十二大金仙、二十七尊星宿、外加十萬天兵天將,愣是被他一人,殺的鎩羽而歸,尸骨成山,血流成河,最后,連玉帝都參戰了,才將其鎮壓,為此,玉帝還遭了不可磨滅的暗傷,至今都未曾復原。”

  “強的有點兒嚇人哪!”葉辰喃喃,看那座寶塔的眼神兒,也多了一抹敬畏,玉帝之強,他之知道的,連玉帝都非他對手,那修羅天尊,是有多可怕。

  “哎呀?帶記憶應劫,有意思。”

  葉辰看時,突聞驀然一語,便傳自鎮壓修羅天尊的那座寶塔,一話帶著些許的詫異,卻載著無上的魔力,饒是葉辰心神都失守。

  葉辰神色變了,自知是誰自說話,除了那修羅天尊,不會有他人。

  正因如此,他才震驚,先前,連玉帝都未看出他乃應劫人,這被關押的修羅天尊,竟一眼認出,而且,還能看出他是帶記憶應劫。

  “小仙葉辰,見過前輩。”葉辰行了一禮。

  “小?你可不小。”修羅天尊悠悠笑道,話語縹緲,依舊滿載魔力,“身有帝道煞氣,嗯你在應劫之前,必屠過大帝,且不止一尊。”

  “前輩說笑了,哪有的事兒。”葉辰淡笑,心中更是震驚,那修羅天尊,是特么通神了嗎?

  “吾又不往外說,無需藏著掖著。”

  “前輩當真來自修羅界?”

  “我說吾來自其他宇宙,你可信。”修羅天尊笑道。

  “其他宇宙?”葉辰挑了眉。

  “這,說來就話長了。”修羅天尊深吸了一口氣,“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吾。”

  “那前輩,可認得趙云。”天尊話未說完,便被葉辰一語打斷了。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http://www.nmcsij.tw/html/book/47482/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