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交易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昭漫刺殺你時是何修為?她現在人在何處?”在知道秦風戰力已大不如從前后,百里朽的內心難以抑制地動搖起來。

  在如今的戰局下,秦風相當于就是衛國的希望,而昭漫卻是親手將這唯一的希望給粉碎了,這叫百里朽如何能善罷甘休?

  可是秦風面對百里朽的質問卻是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只是一邊喝著小酒,一邊將兩枚靈簡扔給了百里朽,嘴角掛著的自嘲顯而易見。

  “你還玩兒?”百里朽心有怨念,本來不想跟秦風打這些啞謎,可秦風卻是只顧著賞花喝酒,完全將他當作了一團空氣——百里朽無可奈何,只得捏碎這兩枚靈簡,任靈簡中的信息傳入腦海之中。

  “這、這是……”靈簡中畫面很清晰,可以清楚反映當事人在做什么,而作為主人公的秦風,當時正喜笑顏開、眉飛色舞地喂一個侍女吃葡萄,且一共喂了兩次,第一次喂了一顆,第二次喂了兩顆。

  百里朽看后不由得一愣,要不是現在情況緊急,說不得他還要調侃秦風兩句,比如“你對昭漫也不是那么一心一意嘛”之類的。

  可這個念頭在百里朽的腦子里浮現出來的一瞬間,他的身軀就如同被一道雷霆擊中一般,整個人僵在那里,捏碎靈簡的手微微顫抖。

  百里朽知道這靈簡中畫面的出處,那是由秦風陪衛法出席的那場家宴,當時他正在和百里離商討聲東擊西的作戰策略,所以并沒有參與,但是他卻立馬明白了秦風為何會中那“絕情絕義陌路散”。

  “昭漫的記憶也恢復了?”“你我的都恢復了,她自然也不例外。”

  “這靈簡是誰幫她私刻的?你可不要告訴我那名侍女就是她。”

  “那名侍女自然不是她,至于這靈簡的制作者,從刻印的角度來看,大概是在十二場合戰中,未羊場合的頭名,衛戎。”說到這里,秦風瞟了一眼正欲轉身的百里朽,輕笑一聲,隨即叫住了他,“你不用急著去找他算賬。我記得十幾年前斬殺那最后一頭海獸時,衛戎剛好就是我麾下部屬,所以他的結局你應該很清楚——這酒真不錯~”

  百里朽沉默了,兩只腳像栓了萬斤巨石,根本沒法動彈,只得一把搶過秦風的酒壺,然后不管不顧地往自己嘴里灌酒,以此作為發泄。

  “這到底是什么因果?這到底是什么因果!”百里朽將頭埋得很低,操著沙啞的聲線悲憤怒吼,既像是在詢問自己,也像是在質問秦風——那場家宴,衛法一開始是不想去的,堅持要去的,是他和秦風。

  “如果沒有喂那侍女吃食……如果采納衛法的建議不赴那場家宴……如果早些出手殺了衛戎那個禍害……如果那晚不管昭漫,今日的局面便完全能夠避免……百里朽,這個世上,沒有那么多如果。”

  秦風端起酒杯,看著石桌對面這個兩百歲不到,卻已兩鬢斑白的家伙,不由得重重地嘆了口氣——這么多年的戎馬生涯,被戰爭消磨的東西早已不可計數,改變的已悄然改變,不變的也總會不變。

  就像他被解除兵職后,某一日昭漫居然帶著酒來“安慰”他,一番巫山云雨后方才吐露這么多年對秦風的思念與怨恨——恨他在十二場合戰中無條件幫她,恨他那晚救了她,恨他那晚占有了她,恨他不再去找她,恨他有了她之后還要去和別的女人卿卿我我……

  如果說一開始只是不快,而后發現這其實是愛,可待到后來,當所有無處排解的情緒通通化為恨,便足夠她帶著一壺毒酒單赴虞山。

  那是一場無解的局,是秦風無法拒絕的局——只要他還喜著昭漫,昭漫斟給他的酒他就不得不喝;只要他不愿意忘記昭漫,絕情絕義陌路散的毒就會一直侵蝕他的修為道基,直到他二人雙雙殞命。

  所以秦風解不開這毒,他也不擅解毒!哪怕虞山還有“虞母洞”這樣超脫世間的存在,但只要秦風不愿解這毒,那么誰也幫不了他。

  如此一來,殞落,已是注定之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秦風自然是看透了,可還有人沒有看透,比如百里朽,比如不知情的南山菊跟夢鄉……所以秦風仰頭飲盡杯中殘酒,隨后從懷中拿出一方金帛遞與百里朽,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轉身離開。

  “若城破,便將此書昭告天下;若未破,你我便還有相見之日。”

  百里朽手里攥著這方金帛,望著秦風漸行漸遠的身影,忽然發覺自己沉寂多年的修為,竟隱隱有突破之象……

  仙歷七千七百六十四年,衛都被攻破,三軍參謀百里朽于城破當日發布告書,宣布衛國無條件投降,同時將一封金帛公之于眾:

  “吾為虞山山主,今既受制于衛,思吾衛境眾生,憐吾衛境眾生,愛吾衛境眾生,吾即于十日后自裁于虞山頂峰。然,吾為虞主!若衛境眾生在吾死后卑躬屈膝、搖尾乞憐,便送與聯軍屠戮又有何妨?吾自明日伊始,于虞山擎峰之上,每日盛請十位上仙,煮酒論道!邀天下觀!”

  就內容來看,與其說這是一封虞主的謝罪書,倒不如說是秦風借百里朽之手,挑戰天下群豪的狂妄戰帖!本來衛都城破之際,周晉聯軍下一個攻略目標就是虞山,但既然虞主有此覺悟氣魄,那便開戰吧!

  是的,周晉聯軍最后只是派兵占領了衛國全境,至于軍中的那些高階修士,均是紛紛去往虞山,定要與這位不可一世的虞主一決雌雄!

  但是周晉聯軍的這些高階修士顯然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第一日上前挑戰的十人中,有六名元丹元丹圓滿修士,三名元丹巔峰修士,一名迎仙修士,而除了那名迎仙修士被秦風斬殺外,其余九名皆被放過。

  彼時周晉聯軍還沒有意識到秦風修為的可怕之處,雖然立馬下了元丹巔峰之下不得挑戰的命令,但第二日仍然只有五名元丹巔峰,五名迎仙修士挑戰秦風,而最后的結果,便是五名迎仙修士全被誅殺。

  這一下才真真正正地戳到了周晉兩國的痛處!迎仙修士盡管不比仙迎修士那般稀缺,戰力也普遍沒有仙迎修士那般高,可也不是田里隨處種植的大白菜,每一人都是各自悉心培養起來的。而秦風不殺元丹修士的舉動,只能理解為他對低階修士的仁慈,或者說,不屑殺之。

  第三日,周晉修士沒有上場,而是由西齊的逐鹿宗,吳國的星月宗和寧國的御劍宗三宗組成十名迎仙修士,向秦風發起了挑戰,然后無一例外,十名迎仙修士均被斬殺!有的甚至連自爆都做不到……

  其實放著秦風這么不管,他也會在十日后自裁于虞山,但是事情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已經不是輕易就能罷手的了——周、晉、寧、吳、西齊五國可謂顏面掃地,勢要向從秦風那里找回自己的場子。

  于是第四日,五國各出兩名迎仙后期修士參戰——就算是面對仙迎修士,這十名迎仙后期修士合力都足以一戰,然而結果卻是這十人無一幸免。五國修士不知道的是,秦風在元丹巔峰便能手持流光劍壓制住身懷迎仙后期修為的衛仁,更何況他現在乃是仙迎修士呢。

  前四日的嘗試讓五國折損了大批的迎仙修士,對于寧、吳、西齊這種稍弱的國家來說,已經差不多觸及底線。是故待到第五日時,已沒有迎仙修士敢于再去試探秦風的劍鋒,是時候讓仙迎修士參戰了。

  接下來的第五日、第六日,寧、吳、西齊各自僅出一名仙迎修士,周國三名,晉國四名,十名仙迎修士聯手,與秦風連續激斗兩天兩夜,各種法寶、神兵、功法齊出,只為殺秦風一人!

  可他們忘了秦風不是人,而是妖修,還是封澤明口中的“半妖”,十名仙迎修士盡管在數量上依舊占據絕對優勢,且不致于還未出手就被秦風格殺,可卻仍然無法完全壓制秦風,甚至好幾次都是僥幸脫險。

  不過這十名仙迎修士能夠脫險的原因倒不是真的因為自身實力就比迎仙修士有多強勁,而是秦風屬實有些力不從心,漸漸體力不支。

  同樣的情況五國這邊也是一樣,但是他們實在不肯放過擊殺秦風的機會,而周晉兩國還尚有余力,于是這兩國協商之后,竟派麾下迎仙修士布置傳送陣,各自又從本國傳送了五名仙迎修士。

  這樣一來,十人一組的仙迎修士就有兩組,然后使用車輪戰術,在第七日、第八日、第九日、第十日將兩組仙迎修士輪番上陣,保證一組得到充足休息的同時,另一組依舊有十成的戰力!

  不得不說,這樣的舉措實在是有夠無恥的,二十名仙迎修士聯手圍攻一名必死之修,就算最后勝了都只是在給自己的國家、宗門抹黑。

  可是彼時五國的修士已經完全被斗戰的命令,以及破碎不堪的自尊心沖昏了頭腦,滿心只想著割下秦風的頭顱,讓其魂飛魄散,絲毫沒有一點點寡廉鮮恥之感。

  可是最終十日過去,二十名仙迎修士終究是死了一位,還是西齊逐鹿宗的修士,而他們也不算全無戰果——在用盡全力后,終于是讓秦風的流光劍徹底崩斷了……

  十日戰百仙——雖然從數量上終究沒有達到一百人的數量,但是秦風給世人留下的印象卻是不可戰勝的戰神!沒有任何一人敢于質疑他的戰績,哪怕是傳說中的天地九能在場,只怕也會為之折服。

  只是戰神也有力竭之時,彼時的秦風亦是強弩之末,按照金帛所言,秦風在第十一日便會自裁而死,但是周晉兩國并不想讓秦風這么舒舒服服地死去,他們所受到的恥辱,定要讓秦風的道心加倍來還!

  于是他們找來了百里惡、百里朽,找來了衛度、衛楓,找來了林斂,找來了錢不富,找來了李谷,找來了鄭五萬,找來了鄒二,救出了被關押起來的昭漫,將這十人在第十一日一起送到了秦風面前。

  周晉兩國以“國譽”作擔保,以保存衛國國號為交易條件,命令他們手刃秦風!

傀儡封仙 http://www.nmcsij.tw/html/book/53/53965/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