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山河帶礪》第七十七章 兩難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林淼聽張修文這么說,立刻拱手行禮:“弟子謹遵正閣囑訓。”然后林淼來到掌柜的面前,伸出雙指解開了他的穴道。掌柜的長舒一口氣,立刻跪地哭號:“白大人,您可得為小人我做主啊……”白曉峰低頭看著掌柜的緩緩說道:“老丈,你有什么冤屈,以后再說吧,老身先讓門人帶你回去。眼下我這里有客人呢……”掌柜的無奈之下,磕了幾個頭就和兩個白府家丁離開了。

  白艷艷好奇地看著白曉峰問道:“姑姑,你就能忍下……這口氣么?”白曉峰一臉無所謂地擺擺手,故意高聲說道:“這點氣算什么!林少俠的武功,老身實在佩服,佩服到吃虧也情愿的地步——白艷兒,惹是生非也別找你惹不起的人,懂嗎?”白艷艷聽白曉峰這么說,只能憤憤地看了林淼一眼,慢慢退到白祎旭身后不再說話。

  白曉峰扭頭看著蔣菁官說道:“蔣命綱,老婆子我只希望能從溯風格多買點情報。命綱不妨告訴我,眼下青陶川戰況如何?”蔣菁官嘖了一聲,面露難色慢慢皺起眉頭。白曉峰立刻叮囑楚克秦說:“克秦,快去給我封二百兩紋銀。”蔣菁官急忙拍了一下手里的折扇:“白誥命誤會了,在下只是在回想南境戰況而已——若是我門徒的話屬實,眼下青陶川缺兵少糧,軍隊很快就要殺馬充饑了。倘若朝廷援軍十日之內再不到的話,青陶川必失!”

  白曉峰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死死盯著蔣菁官問道:“多聞天王,此言當真?!”蔣菁官重重點頭說道:“絕無半分虛假!”白曉峰右手一揮喝道:“給蔣命綱封紋銀千兩!快!”蔣菁官立刻俯身推辭說:“白誥命,這是國難財,在下不能收啊……”白曉峰緊了緊嘴角低聲說道:“命綱一番話,對老婆子我而言,勝過十萬精兵!我還嫌給的少了呢!”蔣菁官道謝客套幾句過后,便俯身后退下去。

  張修文嘆了口氣,眉頭微皺說道:“壞我中原者,豈止蔣賊一徒爾!”楊天泰也大步走到白曉峰面前,小聲提醒她說:“白前輩,我張師兄說的話……你也聽到了,蔣菁官這種人,遲早要敗盡我中原江山!”白曉峰冷眼瞥了一下楊天泰,慢慢嘆了口氣:“這我自然知道,只是眼下還用得著他的消息眼線。劍能傷人,也能傷己,主要還是看你怎么用了。”

  張修文搓了搓手指接著問道:“若是此劍執意要傷自己人呢?”白曉峰呵呵一笑握緊拳頭:“那就折斷他唄,張正閣難道連把破劍都處置不了么?!”張修文愣了一下,然后默不作聲地退到一邊。李彧則是有些不明白地撓撓頭:“為什么楊師叔說這個命綱是逆賊啊?”張庭幕嘆了口氣低聲解釋說:“這么重要的情報他既然知道,那就早該說出來啊。現在姓蔣的是吃準白前輩的性格,坐地要價而已!”

  白曉峰閉眼沉默了片刻,隨即往前走了兩步說道:“小旭,白艷兒,你倆雖然決定去南境前線,但是你們的爹畢竟還不知情,你們要是現在犯嘀咕,就隨克秦回去吧。”白祎旭和白艷艷立刻跪地說道:“姑姑,我倆去意已決,絕不悔改!”白曉峰滿意地點點頭,然后看了楚克秦一眼。

  楚克秦微微一笑抱拳說道:“三師叔大可放心,師父斷然不會為難克秦。”白曉峰點點頭,然后直直朝張修文看去。張修文面色凝重地慢慢搓了一下手指,隨后苦笑一聲搖搖頭:“白前輩,在下還是覺得您這點將……怕是有點草率吧。”白曉峰哈哈一笑,隨即一臉平靜地看著木無雙他們幾人:“張正閣若是不信,隨我親自看看,便知老婆子說的對,還是不對。”

  然后白曉峰走到楊天泰身前,語重心長地勸說道:“楊佐教,嚴是愛,松是害啊!此次去蜀南固然兇險,但也是他們的必經之路,你一味阻擋,只怕白白耽誤這幾個家伙的天資。”楊天泰拱手回答說:“承蒙白前輩抬愛,只是庭幕李彧我必須帶走,他人想攔也攔不住。”張庭幕和李彧聞言,都一臉失望地看著楊天泰。

  白曉峰壓低眉梢看著楊天泰,楊天泰也站直身子,微微低頭看著白曉峰。白曉峰眼神閃爍了一下,隨即微微一笑說道:“楊佐教,你確定看得住你那兩個師侄?”楊天泰滿臉疑惑地看著白曉峰,白曉峰扭頭干笑兩聲:“庭幕,李彧,只要你倆能來,我會向你們王掌門求情的,就看你倆有沒有本事跳出楊佐教的五指山了。”龍御兵聽白曉峰這么說,立刻跨前一步質問道:“白前輩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曉峰打量了一下龍御兵,傲然抬起頭問道:“龍小姐,你又是什么意思呢?”龍御兵秀眉一低,不卑不亢地看著白曉峰:“白前輩,若是我這倆師侄戰死沙場,你就說死得其所;若是凱旋歸來,在你口中便是英雄少年了,是不是這樣啊?”白曉峰小聲嘀咕一句“呦呵,果然厲害啊”,然后緩緩仰起頭:“龍小姐,我跟你們佐教要人,又不是找你要,你還是別操心了吧。”

  龍御兵輕笑兩聲,然后盯著白曉峰繼續說道:“楊師兄,我其實也想問你——你覺得要是庭幕和李彧想溜回來,你看得住么?”楊天泰一臉為難的說道:“這……嗯……恐怕不行吧。”龍御兵又看了一眼默不作聲的張修文,然后提高嗓門說道:“楊師兄,既然你看不住庭幕和李彧,為何不讓他們去戰場一試身手呢?當年咱們九劍閣的老祖,十人杰中有六位戰死邊疆,庭幕他們不過是效仿先祖遺風而已,有何不可?”

  楊天泰一臉費解地爭辯道:“小師妹,你這話或許說的沒錯,可他們都是家中獨子,這……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龍御兵哼了一聲打斷楊天泰:“楊師兄,當年鄭師伯的五大弟子都派去了昆侖山,難道他們就不怕有個三長兩短嗎?”

邪王御神錄 http://www.nmcsij.tw/html/book/54/54381/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