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阿莎私瞞山火實情 維義洞悉沼氣緣由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只見墨翟一語言罷,便是自床榻上是竄起了身來,又是于周身是伸展了一番。只覺得如今這身上的勁力確是已經恢復了不少!

  隨后,便聽得他是與武維義與柯邇震西二人言道:

  “大哥,柯邇大兄,如今我等該當是何去何從?不知可是有何打算?”

  武維義聽得墨翟是如此問,便是先與柯邇震西對視了一眼,而后再是與他接話回道:

  “賢弟,如今此處不是個閑聊的所在……我們來時所遇見的那些個夜郎匪人,今番已是將此處是給襲擾了一陣!……雖說是被我等是力敵暫退!但只怕不久那些歹人便是要再卷土重來的!……為兄如今已是與柯爾兄弟一起勸得此處的僰人是盡皆往后山暫避……眼下倘若賢弟已是可以走動,那不妨我們便一同是往后山去吧!”

  只聽武維義與墨翟如此說,而墨翟如今初醒過來,自是對此間緣由亦是毫不知情。更是不知為何只是轉眼間,那些原本將他們視為寇仇的僰人,如今竟已是與大哥他們是握手言和了?!而且,就連自己的這條性命也是被救得是莫名其妙,完全沒有半點頭緒……

  不過,墨翟見武維義與他一邊說著,一邊卻是神色肅目。知其事態緊急,于是便立刻是起了身,又隨手一把拿起了已是與他闊別許久的承影,并是與武維義回答道:

  “既然如此,翟自當聽從大哥安排!……翟如今已是身體無恙,事不宜遲,我們這便出發!”

  于是,墨翟便隨著武維義和柯爾震西是一起出了屋子,徑直往后山坡道走去。

  ……

  武維義與柯爾震西往后山是一路隨著人群走著。環顧四周,卻見得確是有一處,其草木植被是被昨日的那一場大火是焚去了一大片。而武維義見得其中的幾顆樹木焚毀之后竟是橫倒在地,卻亦是覺得有些奇怪,便是與墨翟問道:

  “賢弟,昨夜此地這一場山林大火確是好生蹊蹺……卻又是聽聞昨日那名僰女是險些葬身于后山,所幸是得了賢弟相救才幸免于難。若是如此說,想來賢弟應是知曉此間山火之詳實?……不知卻究竟是何原因?……以致于使得此地是失了如此大火?”

  墨翟聽罷,卻是不由得是心中一驚!若是要說起昨日這場山林大火,他墨翟卻又會是如何不知?!分明便是他引了火種,以致于他二人是險些命喪于這后山之中!

  但是,令墨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關于這一場山火究竟是如何來的,那妖女仰阿莎應當也與他一樣,再是清楚不過了!……而她卻又為何是不說與眾人知曉?……依此等情形來看,卻極有可能是她將她僰族上下皆是給瞞了過去!

  而墨翟此時卻也不敢是與他大哥有半分的隱瞞,便將昨晚此間的情形是詳詳細細的與他敘述了一遍。

  武維義聽得原來是林間那些大樹,竟是會無端端遇得明火爆破,便是只感到是有些奇怪:

  “若是要說這些林間枯柴腐葉,一遇到明火便是會竄出火苗來……這倒也還算是正常,但是……若要說是一遇明火便是燃爆……且依照墨翟所言,其爆破之力還甚是巨大,竟是足可是令一段矩木是炸斷橫飛!……這卻又是何故?!”

  只見武維義是一邊尋思著,一邊是往山下那些是未被燒毀的林木深處看去。只見那些樹木有些少說也是已立了百年的參天大樹!

  而有些數卻也并不高聳,而且還長得是橫七豎八的,并且,往近了再看,卻見其中許多樹木的中芯實木,卻早已是被林間的蟲鳥所掏空,并且還能從中是聞得一股足以令人作嘔的尸腐氣……

  武維義見得此狀,便是突然想到了其中可能的緣由來……

  “想必是此間朽木根駐于地表腐層,而此地近日又下了一場大雨,卻是令人感覺極為悶熱潮濕……而這些樹木之根系也是由此而腐敗日甚。由是產生沼氣,又通過這些白蟻所筑之通路,積蓄于木穴之內不能散去……因此,只待是遇了明火,自樹根蟻洞竄入木穴之內,整個木**的沼氣便會由此引爆!而其爆破之力便可將此間其他的巨木是給炸飛出去!……”

  武維義想到此處,便是心中有了一番計較。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武維義便是立刻去找見了與之一路同行的九黎尤女和她的夫君柯邇遐義。

  “見過巫主!……維義此番前來,卻是有一事相問。”

  柯邇遐義知道自己的夫人九黎尤女是聽不懂武維義的這些夏語的,因此便是替他在那是當了一回傳譯。

  “先生不必多禮……卻不知武先生此番前來卻又是所為何事,卻是要來尋見本姑?”

  武維義聽得柯邇遐義把話傳譯過來,便是繼續與他們詢問道:

  “呵……也無它事,只是想來詢問一番,此處后山是否時常會有腐木自燃之象?”

  九黎尤女與柯邇遐義聽了武維義如此問,不禁是大驚失色。想他不過只是一名外邦之人,卻是如何得知他們僰族的這座神山之故事的?

  因此,九黎尤女聽罷,卻也不想與他這個外邦之人是說得太多,只是極為敷衍的是與他回道:

  “這……有自是有的……我等僰人皆為祝融后人!當年祝融與共工大戰,祝融便是以圣火戰勝了善長御水的共工。因此于我族神山之中,但凡雨季,林間便是多有巨木焚火之狀!……此乃火神祝融以彰其威勢也!”

  武維義聽了他們二人,雖是將此間“山林自焚”之事是給描述得玄乎其玄。甚至是將那些個什么“祝融”,“共工”之類的上古神話亦是夾雜其中。

  雖是如此,待武維義是一聽得此處巫主如此回道,便也算是印證了他自己方才的想法,更是將此間“林木焚爆”的道理給摸索得清清楚楚了!

  “巫主!維義如今又有一計,可于此山挫敗那群夜郎歹人!……不知巫主豈有意乎?!”

  待得柯邇遐義是將此話原原本本的傳譯于夫人,只見那九黎尤女卻是突然眼前一亮,不禁是朝著武維義問道:

  “哦?!卻不知究竟是有何高見?……倒不妨事說來聽聽?”

  于是,武維義便是繼續進言道:

  “那些夜郎歹人,如今所仰仗的,不過就是那十幾頭戰象!而那些戰象之實力,想必諸位應該是比維義更是清楚明白的!……我等如今雖是可暫避于后山,卻也并非為萬全之策!……今所幸此山之林木皆可為火,而那些戰象所懼者,正是為火!因此……待來日,若其戰象是要爬坡犯山,我等便以此御火之術來挫殺其銳氣!豈不妙哉?!”

  九黎尤女聽得武維義這一番計劃,卻是立刻起身,連連呼道:

  “不可不可!此山乃是祝融之靈驗之地!我等世代守護神山,又豈有焚神山以求自保之理?!……萬萬不可!”


武氏春秋錄 http://www.nmcsij.tw/html/book/54/54424/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