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親自上山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本站域名更換為www.lnwow.co 農門錦鯉妻:帶個傻子去開荒第三百五十三章親自上山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曲小白眸色陰沉不定,說話的口氣更是沉郁“我明天要上山,你不會攔著我吧?”

  “不是,我說,小主母,你為什么一定要上山呢?”

  辛青君也看著曲小白。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心里疑惑,那山上究竟有什么,這么吸引她?

  曲小白沒有立馬說礦山的事,只是道“明天去了就知道了。我不會一個人去冒險的,你和老云都跟上,青君明天要去替我哥哥下聘,那就不能同去了,不過,有小董在,青君可以放心。”

  辛青君看她決意要上山,也就不好阻攔,道“那行,明日我早去早回,回來再去山上找你們。小董,一定要顧好主上和小主母的安全。”

  董朗反對無效,只能默認下這個差事,“好,老大放心吧。”

  弦月西移,已經是下半夜,董朗和辛青君把曲小白送回了房中。“行了,你們也早點回去睡吧,養足了精神,明天的事很重要。”

  她輕手輕腳推開門,屋里沒有點燈,她手中有燈籠,借著燈籠橘色的柔光,只見楊凌呆呆地坐在床沿,無聲無息的,倒把她嚇了一跳。

  “楊凌?你怎么醒了?”

  她急忙進屋,連門都來不及關,把燈籠放在桌上,箭步走到楊凌面前,細細看他,卻只見他眼角似乎有淚光,她心里跟著一急,“你這是怎么了?”

  楊凌忽然往她懷里一撲,抱緊了她,悶聲悶氣道“他們說我是傻子,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曲小白心里咯噔一下。

  “是誰這么說的?”

  曲小白忖著日日和他形影不離,從未聽人敢在她面前這么說,他這是從哪里聽到的啊?

  她攏住他顫抖的肩頭,安撫道“我就是去和青君商量點事,怎么會不要你呢?你是我夫君,我一輩子都是要和你在一起的啊。”

  她拍拍他的肩頭,見他精神似乎放松了一點,便握住他的手,從身上拿下來,半蹲在他面前,平視著他,微笑道“夫君,我不會離開你的啊。我們說好不離不棄,好不好?”

  楊凌默了好一陣子,似乎是在琢磨她說的話,半晌,遲鈍地點點頭“不離不棄。”

  “說好了不離不棄,我做得到,你也要做到哦。以后你的病好了,可不許嫌我丑,拋棄我。”

  語聲輕柔,若細雨微風,沁人心脾。

  楊凌重重地點頭,“小白不丑。”

  曲小白抿嘴一笑。

  橘黃的燈籠光和霜色一樣的月光在屋里彌漫著,似真似幻,又冷又暖,曲小白瞧著楊凌那張依舊好看的臉,心中一動。

  “楊凌,我……”她想親吻他,卻又怕會嚇到他,抿著嘴角猶豫了一瞬,到底是沒忍住,輕輕貼上楊凌的嘴角。

  看楊凌沒有表現出什么不適,她大膽地深吻了一下,一不小心,還碰到了他的牙齒,她尷尬一笑,“這個,就是我們的約定,不離不棄啊。”

  “哦。”楊凌凝眉瞧著她,似乎是思考了一下,忽然一低頭,學著她的樣子,啃了她一口,還刻意地碰了碰她的牙齒。

  曲小白愣住。

  心臟忽然悸動,頻率快得讓她幾乎難以承受。

  這樣的楊凌,幾乎讓她以為那個腹黑的天之驕子又回來了。但楊凌緩淡的聲音響起“約定。”

  仿佛是夢被晨曦的一縷光瞬間擊碎,她艱澀地抬起眼眸,呼吸不定地瞧著他,眸子里如同受到了萬點傷害,良久,才微微啟唇,念出兩個字“約定。”

  她站起身來,一回身,看見月光從未關的門里照進來,青白色的月光,似霜霰一般,幽幽涼涼。

  愣了一瞬,她走過去,把門關了起來,連同月色一起關在了門外。

  楊凌歪著腦袋看著她,她關了門回來,在他身邊站了一小會兒,他不明白她在做什么,不多時,她扶他躺下,自己也躺在了他身邊,枕著他的手臂,埋首在他肩窩里,作出十分依賴他的模樣,道“睡吧。”

  她如今身懷有孕,又累到這個時候,幾乎是沾床就睡了過去。

  楊凌卻被那沒有滅的燈籠晃的睡不著,盯著燈籠看,燈籠里的火苗跳躍著,在視線里忽大忽小,晃得他眼暈。

  他想要起來去把火苗給滅掉,但臂彎里的女子睡得正熟,他不想驚動她,就一直看著燈籠,沒敢動彈。

  火苗一直跳躍,跳躍,跳得他腦子發暈,暈了許久之后,腦子里忽然就蹦出一些畫面,疾速閃過的畫面,像是風一樣難以捕捉,他也只是模糊看見畫面里女子淺笑嫣然的模樣。

  哦,對了,和臂彎里這個女子一模一樣。

  只是,他偏著腦袋打量臂彎里的女子,覺得又有什么地方不一樣。

  到底哪里不一樣呢?

  他實在不知這種感覺是什么。臨睡去前,他倒是想明白了,他在燈籠光里看見的那個女子,笑得很燦爛。

  就像陽光。

  睡在他身邊這個,卻總是像沒有太陽的天氣,雖也溫柔,卻涼涼的,冰冰的。

  清晨,曲小白起了個大早。

  她不知昨晚在楊凌身上發生了什么,起來的時候見楊凌還睡著,便沒有去打擾。穿好了衣裳,走到桌前去倒水喝,卻發現燈籠擱在桌上,里面的蠟燭已經燒盡了,還把桌面烤糊了一個印兒,她慶幸著得虧是沒惹出火災來,不然可就有好看的了!

  倒了一杯水,溫溫的,她喝了一大口,伸了個懶腰,拐去洗漱。

  等她洗漱完了,回來就見楊凌也醒了,倚靠在靠枕上,呆愣愣的,眼神沒有焦點,曲小白笑了笑,“醒了?那趕緊起床,吃完飯咱們去對面山上耍。”

  楊凌愣愣地偏過頭來,看向曲小白,眼睛里似乎是有什么疑惑,曲小白走過來,在床沿坐下,柔聲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她伸手在他額上摸了摸,一笑“你又沒發燒,做什么這種表情?快起來啦。”她在他俊臉上輕輕擰了一把,拉他起來,卻沒拉得動,“到底怎么了嘛!”她俯身看著他。

  楊凌愣愣地瞧著她,半晌,遲緩地說道“你……”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曲小白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疑惑地看著他的眼睛,看不出什么來,便道“你等等。”

  她忙出門,站在廊上招呼董朗和云不閑“老云,小董,快過來一趟!”

  董朗和云不閑正在洗漱,聞聽召喚都是急匆匆奔過來,董朗更是夸張地用上了輕功,一陣風似的掠了過來,“怎么了?”

  “我覺得楊凌有些不對勁,你們快來看看。”曲小白急急說著,趕緊又回到屋里。

  董朗幾步跨到床前,一邊號脈,一邊觀察起楊凌的臉色,問道“怎么個不對法?”

  曲小白忖了一瞬,組織了一下語言,道“他醒了就一直愣愣地看著我,還跟我比劃著他的腦袋。”

  “說什么了嗎?”

  “就,就說了個‘你’字。”

  董朗蹙眉,想了又想,也實在是想不通這其中關竅,診脈也沒診出個什么來,換了云不閑來號脈,結果還是一樣,同昨日差別不大。

  辛青君過來問早安,順便要說一說今日去提親的事,一進門就見三個人把楊凌圍在床前,立即就提起了一顆心“怎么回事?”

  董朗道“小主母說主上不大對勁,我們過來給主上號號脈。”

  “那如何了?”

  “也沒號出什么來。”

  “是怎么個情況?”

  曲小白便把楊凌早上的反常又敘述了一遍,辛青君凝著楊凌,沉思了一下,道“主上的意思,是不是說,昨晚夢見你了?”

  “還真有可能是這樣。”董朗一拍大腿,“這么說,主上是做了個夢,但是不會表達,也不知夢境是什么東西,所以就指著自己的腦袋說,你在他的腦袋里!”

  “那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了。”云不閑觀察著楊凌的神色,覺得他眼睛里似乎多了些什么,但那種細微的東西,根本不是看一看就能看出來的,他也只能當成是自己的主觀臆測,不好拿來當他向好的依據。

  “行了行了,既然沒有情況,你們就都趕緊回去準備上山的東西。別把楊凌嚇壞了。”曲小白見楊凌眼睛里已經出現不耐的神色,怕再下去他就會生怒了,急忙散開了眾人。

  辛青君同她說了幾句去下聘的事,囑她上山小心,不要去危險的地方,便也離開了。

  曲小白把楊凌從床上拉了起來,強行讓他洗漱了,吃過早飯,備了些干糧和水,幾人便出發。

  除了帶上了云不閑和董朗,還有林虎頭,珞珞,以及五六名影衛。

  影衛在暗處跟隨,并沒現身。

  這一行人在明處的,算楊凌在內便是六個人。過了橋,走不遠便到了山腳下。這一次跟上一次上山不同,上一次上山只是為了玩和摘酸棗,這一次卻是要勘探地形、地質。

  曲小白的背包里裝了大量的牛皮紙,還帶了幾支炭筆,臨行前,還讓林虎頭帶上了她讓哥哥做的幾樣木制的測量工具。

  雖然校對過,測量數據算不得太準確,但也差強人意。

  她計算過了偏差,所以,測量出來的數據都是可以通過計算來矯正的。

農門錦鯉妻:帶個傻子去開荒 http://www.nmcsij.tw/html/book/62237/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