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識破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天道罰惡令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識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請輸入正文。“這是……什么魔人?”身后的一眾玄天衛這時候才反應過來。

  倒不是他們反應的太慢,而是陸笙和魔人的交手也就在四五息時間之內。兩人出手之快,能量之強超出了他們的反應時間。

  剛剛有點回過神,又被魔人尸體的變化驚呆了。到了現在,一眾人才從視覺的沖擊中回過神來。回神之后,身后的文員突然臉色大變。

  “總鎮大人——”

  話音落地,陸笙便已經消失不見。

  劉昌盛的家陸笙曾經去過,也見過他的夫人。一門雙道境,確實是個了不起的一家。他的夫人是劉昌盛的同門師妹,卻看不出半點江湖兒女的姿態。待人接物非常的大氣,長相也并不好看。

  劉昌盛還有一個孩子,很有靈性,陸笙看過他的根骨,根骨奇佳。不出意外這一家的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但現在,整個小院都一片死寂。

  陸笙走過客堂,客堂中的餐桌上還擺著一盤水餃,一雙筷子掉落在地上。可以確定,昨晚上劉昌盛在這里吃過飯。一盤餃子,沒動兩個,筷子落地卻沒有撿起來。

  這些細節都在陸笙的腦海中推演出一個結論,堂堂道境高手,蜀州玄天府總鎮劉昌盛,竟被人毒殺的。是什么毒,能夠讓道境高手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陸笙拿起餃子捏開,餃子中有一股別樣的香甜味道。陸笙眼神一寒,將餃子放回原處。

  身形一閃,陸笙開始在劉昌盛的家中找了起來。

  很快,外面傳來了動靜聲,玄天府弟兄及時的趕來了。

  “快,快!”

  當玄天衛沖進劉昌盛府邸的時候,陸笙正在院中默默的看著地上。

  “府君大人——”

  “這里的石板昨天重新鋪過了,你們挖開看看。”

  玄天衛心情沉重,但手底下也沒有慢著,連忙快速的將腳下石板挖開。

  陸笙靜靜的移開,這個時候,真的挺想點根煙。但可惜,沒有!

  “府君大人……找到了!”身后的玄天衛弟兄帶著哭腔喊道。幾個弟兄從磚下的坑洞之中將劉昌盛的尸體抬了起來。

  劉昌盛七竅流血的死去,死的時候眼睛還是爆睜著的。

  陸笙轉身,眼眶微紅。

  來到劉昌盛面前,周圍的弟兄已經抑制不住的開始哭泣。

  劉昌盛不是陸笙的嫡系,他是靠著自己的努力和實力爬上來的。在他的任下,也出現了林淼這樣玩忽職守之徒。但劉昌盛本身的能力和功績,在神州十九州都是拿得出手的。

  至少在陸笙的心底,他是個合格的下屬,也是個合格的玄天府總鎮。

  現在,堂堂玄天府總鎮竟然被人以這種屈辱的方式殺害。

  “別哭了!”陸笙的聲音如北夜的寒風一般冰冷,仿佛雪花在眾多玄天衛弟兄的心底融化一樣。

  “我發誓,會為劉總鎮報仇。但現在,不是哭的時候。等到將幕后黑手的頭顱擺在劉總鎮的靈前,我們再哭。將總鎮的遺體收斂,通知其家屬。”

  “是!”

  陸笙回到玄天府,親自向姒麟匯報了劉昌盛的死訊。一州總鎮之死,不可能這么無聲無息。朝廷的追溢加封,劉昌盛的撫恤和尊榮,都得盡快擬定不能寒了臣子的心。

  “陸笙啊陸笙……你人在蜀州竟然還能發生這樣的事……”姒麟聽到陸笙的回報之后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么。過了許久,才帶著責備的低沉聲音傳來。

  姒麟從未責備過陸笙,對陸笙說這樣的話,他已經極為克制了。

  “皇上,臣一時疏忽,領罪!但臣保證,不將兇手繩之以法絕不離開蜀州半步。同樣的事情,臣絕不會讓其再次發生。”

  “你做事,我向來放心。這一次可能也是你意識疏忽。你應該也沒想到,對方在知道你來了蜀州的情況下還敢這么做吧?”

  “不,我放倒認為這是幕后黑手必定會做的事情。”陸笙眼中精芒閃動,道出了心底的猜測。

  “仙山出現,蜀王府和蜀州武林盟劍指仙山。仙山有數只鳳凰守護,別說幾只,就是一只他們都受不了。而幕后黑手的目的,極有可能是謀反而割據蜀州。

  蜀王府和武林盟已經被仙山迷了心竅,等到仙山出現他們必定有來無回。要割據蜀州,玄天府是唯一的障礙。

  而魔人的手段,是可以替換原來的人。這與鮫人有異曲同工之妙,但鮫人不同于,替代的人的能力不會一同替換。但魔人可以。

  魔人非但能替換面容,甚至連武功也一般無二。若不是軍陣符文師獨一無二無法被復制的話,那個魔人連我都能瞞過去。

  他暗算劉昌盛本就在計劃之中,或者蜀州整個玄天府都是魔人的目標。而只有拿下玄天府,他們才有成功的可能。”

  “嗯……他們對劉昌盛動手的動機看來沒有那么簡單。朕不耽擱你破案找出幕后黑手,劉昌盛的撫恤和追封你不用擔心,朕絕不會讓他寒心。”

  “好——”

  陸笙斷開通訊,找到步非煙,“你坐鎮玄天府,幕后黑手的膽子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我去一趟道庭玄宗。”

  “嗯,路上小心。”

  其實把步非煙留在蜀州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把步非煙當做飛雷神的標記了。十次傳送,還有七八次可以用。蜀州一旦有什么狀況,他也能瞬間回到蜀州。

  來到道庭玄宗,紫玉真人已經在門外面等候。看到陸笙,紫玉真人連忙露出歉意的笑容,“陸小友,貧道對不起你了……”

  陸笙看了眼站在紫玉身后的姒奕,臉上并沒有表露什么。

  姒奕是紫玉向姒麟要來的,按理說紫玉應該先知會陸笙。但想到姒奕和陸笙的過節,所以紫玉就繞過了陸笙。這做法,在法理上沒毛病,但身為朋友這么做就不厚道了。

  才不到一個月,姒奕竟然已經破鏡超凡了。這升級速度,該不會是開了掛了吧?

  陸笙搖了搖頭,“恭喜紫玉真人了,我此來是有一事相詢,還請真人不舍賜教。”

  言語中,也沒有了之前的熟絡,顯得幾分生分。紫玉臉上露出一抹尷尬,倒是紫衣卻依舊如常的親近。

  “陸道友里邊請,貧道親自給你泡茶。”

  “這……好吧。”

  進了道庭玄宗,分相坐好之后陸笙連忙抬頭看向紫玉真人,“我這次前來是有事向真人請教。真人可知道有一種魔人,死后的尸身化作血水,血水凝而不散,只會慢慢的風干?”

  “死后化為血水?并不是因為藥劑或者特殊的武功?”

  “絕沒有。”

  紫玉真人臉色凝重了,捋著胡須,時而點頭時而搖頭。

  過了許久,紫玉真人突然手中一頓,生生的扯下了幾縷胡須,“莫不是修羅一族。”

  “六道輪回中的修羅一族?”

  “不錯,修羅一族本是冥界生物,永恒神國孕育出先天神靈,人間海界孕育萬物蒼生,而在冥界,本也有生靈孕育的。

  冥界有黃泉,有血海,黃泉為亡靈的路,血海則是部分亡靈的轉生之所。血海中生靈皆是化生,化生而出的生靈統稱為修羅。

  自從冥皇進入冥界之后便收服了修羅一族,作為條件,六道輪回中上三道中的一道專門供于修羅。

  三萬年前,修羅道被道主封印,冥皇也被道主打入沉淪。如今冥皇復蘇,修羅道自然應該也覺醒了。”

  “陸道友,你在何處聽說修羅道了?”紫衣連忙問道。

  “我親眼所見了。”

  “什么?修羅踏入人間了?”紫玉真人頓時不淡定了急忙喝道。

  “怎么了?修羅道不能踏足人間么?”

  “修羅道通往人間的通道已經被道主毀掉了啊。”紫玉真人深吸一口氣說道,“六道輪回中,人道和畜生道可以直通人間,原本修羅道也是可以。修羅會在人間化生而出。但自從修羅被冥皇收服之后,修羅道就只能在冥界出生。

  修羅要想進入冥界,只能是……打開陰陽兩界之門進入人間。”

  “這有什么不可思議之處么?”看著紫玉兩人就像剛剛從UC震驚部門畢業一樣,陸笙倒沒覺得這怎么就不合理了?

  連鮫人都上岸了,海界都要回歸了,僵尸都搞亡靈天災了,出個修羅一族回歸完全合情合理。

  要陸笙的想法被兩個真人知道,估計下巴上的胡子會禿禿了。

  “陸大人,陰陽兩界之門有天道法則限制,強如冥皇也不能踏出冥界半步,何況是修羅。雖然實力越強,受到的法則壓制就越大,但修羅一族能出現人間這就證明……”

  “冥皇已經能干涉人間了,也就說明他已經把天道的限制撕開了一個縫隙。”

  “好吧,聽到這里陸笙就明白了。”

  “陸小友,可否需要我們相助?”

  “現在我們連他們的下落都沒有找到,暫時就不用了。等到找到他們之后,如有需要我一定不會客氣的。

  沒有別的事,在下先告辭了。”

  說著,陸笙端起身邊的茶杯,對著兩位真人示意,“先干為敬!”

  “……”

  陸笙嗖的一下消失不見,兩位真人面面相覷。兩人突然苦笑,“他還是有芥蒂啊!”

  “陸道友,是我見過最純粹的修士,喜惡絲毫不作隱瞞。”說著,回頭看著遠處姒奕的方向,“不知道我此舉是對是錯。海皇覺醒,姒奕又覺醒控水神通,按理說,他是應劫之人無疑。”

  “應劫之人……”紫衣突然有些出神,“其實我一直以為是陸道友的。”


天道罰惡令 http://www.nmcsij.tw/html/book/63179/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