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探望病人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寇熇霍忱301 探望病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因為霍清兒子的事情,霍奶奶生了幾天的悶氣,不太愛搭理霍敏,可霍敏個性就是如此,你搭理不搭理我,我想來你總不好攆我的吧。

  用熱臉去貼她奶的冷屁股,一家三口沒開車往家走,陳華問霍敏“你和我奶又生氣了”

  “我哪里敢跟她生氣,她和我生氣吧。”

  冷冷哼了一聲。

  陳華佩服霍敏

  和他家的干完和自己的也干

  這就是一個戰士啊

  “又因為什么啊”

  “我把那誰給攆走了。”

  陳華“”

  大姑家的情況他大概也了解,怎么說呢,這社會你想活那絕對能活得下去,有那么多的活做點什么都能賺錢,可那孩子吧,好像就一根筋,除了自己會的其他一律不做,也不知道轉個行什么的,沒有鐵飯碗一個月就賺那踢不到的兩千多塊錢,輕松是輕松了,可沒有將來啊。

  嘆口氣。

  “要不就算了吧,都過成那樣了。”

  “過成哪樣了啊就我是惡人,你們都心善,被人騎在脖子上欺負都不吭聲,我不行,大姑怎么了,我就不管。”霍敏惡狠狠講“我媽活著的時候,她端著大姑姐的范兒沒少欺負我媽,后面的那個她怎么不敢欺負呢”

  這事兒說起來也是要蓋棺材板的事兒了。

  霍敏不太大她媽就沒了,生了重病,其實也是說被她爸氣的,人活著的時候能干能吃苦,那年代算是老霍家最能攢錢的人,霍清這人吧你說她二百五,可卻知道柿子撿軟的捏,霍敏她媽娘家不在上中在很遠的地方,因為父母兄弟沒有一個人在這里,霍清回娘家就挑霍敏她媽的毛病,霍敏她媽嘴又笨,惹了氣了不知道往外說,往心里一憋,丈夫也不省心,大姑姐也不省心。

  雖說這些事情不見得就是害她得病的最終結論,可霍敏看見過啊,自然就記在心里了。

  霍忱不恨,她恨

  “我也沒說什么。”陳華哪里敢惹啊。

  這家伙,體重那么重,一屁股坐在自己身上都能壓死他,他何必惹這個麻煩。

  就是覺得,已經過成那樣了,沒有必要和她計較,你和一個糊涂的人能計較什么呢,都是糊涂賬,人生不就是得過且過。

  霍清可沒管那些,兒子被炒魷魚就又回了娘家去哭訴。

  可哭來哭去除了會折磨到霍奶奶,其他的人一律不管,人家現在都避著她,和她也沒什么可說的,姐弟見了面也一句話都沒,霍磊他爸就是遇上了只當自己眼瞎了,也不叫人也不打招呼,這些霍奶奶都看在眼里,可沒辦法。

  有些事情不是你教,他們就肯聽的。

  愿意回來哭,那就哭吧,她能做的還是一個月三百塊的給,其他的都給不得了。

  今年過年霍忱和寇熇最后拖到年三十下午才到家,霍奶奶病懨懨的也沒有個笑臉,實在是這一年沒什么值得可高興的事情,兒孫都回來了但就是高興不起來,大家都曉得她不高興的原因,可沒人愿意去哄。

  “我奶這是”寇熇問霍敏。

  “沒事兒,鬧情緒呢,你不用管。”

  私下霍敏給講了講,寇熇聽了以后也是感慨。

  霍奶奶這路子就沒作對,估計自己心中也是曉得,能修正的機會不大了。

  這霍清眼見著都一腳踏進棺材里了。

  大年三十,霍清進了醫院。

  被兒子送進醫院的,身邊連個人都沒有,丈夫跑了女兒得大年初二才會回娘家,兒子一個人也照顧不了,只能給他姐打電話,這外孫女來的電話通知霍奶奶的。

  老霍家的反應就是很冷漠,沒人提出來要去看看,霍敏套著衣服。

  “我送你去醫院,事先聲明我可不進去啊。”

  丑話說在前面,她把人送到就真的沒有進去,霍清是心臟有點毛病,老早就存在的,不過她不肯看,問題不大不小,反正不治也死不了,霍奶奶進了病房瞧見霍清這樣兒,又免不了傷心。

  扔了一千塊錢。

  霍清的兒子一看,覺得姥姥家的這些親戚也不值得走動,他媽生病竟然一個人都沒來。

  他不求就是了

  以后大家見面就當做不認識。

  唯一的女兒生病,霍奶奶在病房里停留的時間就長了點,她怕霍清吃不上飯啊沒人照顧啊,霍敏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有點不耐煩。

  她也是忙一年啊,一年到頭就休息這么幾天,不是照霍忱的面子她也回自己家過年去了,下了車進了醫院,剛上到二樓電話響,家里催讓回去,說飯菜都已經做好了,要吃飯了。

  “叫你奶回來,人寇熇和霍忱還沒吃飯呢。”

  “知道了。”

  霍敏找了幾圈終于找到了,站在門口敲門。

  “奶,我大爺來電話叫你回去吃飯,霍忱和寇熇還沒吃飯呢。”

  霍奶奶有心想說,那你們就吃吧,沒我還不能吃飯了啊,可

  人得知道好賴。

  看霍清一眼,掉眼淚。

  就是傷心。

  大過年的你也不消停。

  把情分都折騰光了,你也消停了。

  “有事兒給我打電話,我回去了。”

  霍清開口“媽,你和曉斌一起回去吧,我這里暫時不用人看。”

  她兒子沒吃飯呢,做母親的還記掛著這點。

  霍敏翻個白眼。

  家里可沒準備他的飯,還是不來的為好。

  霍清兒子不動,心里恨自己舅舅恨那些人恨得要死。

  “那走吧,坐你霍敏姐的車回去。”

  “我不去了。”

  霍奶奶勸了幾句,既然說不去那就算了,和霍敏就往回走了,病房里霍清開始叨叨叨“我這輩子就是被你姥和你姥爺害了”

  還是講是她爹媽害了她,一輩子就記著這點事。

  霍敏開了車門上車,她一上車,車子跟著一晃。

  “人根本就不領情啊,你瞧見曉斌看我的眼神沒有恨我啊,恨我什么我大姑住院按道理我應該花錢應該來探望,可她沒有大姑的樣兒那也別怪我沒有侄女的樣兒,將來你沒了,誰還和她走動,我也就沒大姑了。”

  愛死死去

  霍奶奶不吭聲。

  早就摸透家里人的心思了。

  她明白

  回了家,今年的氣氛貌似也不太好。

  霍磊抱著孩子回來的,霍忱給包了紅包,外面客廳里小輩又是吃又是聊的,霍奶奶全程保持沉默。

  大年初一霍忱參演的電影上映,寇熇包了場請大家伙去看。

  反響還是挺不錯的。

  看完電影霍磊和霍忱說了會話,然后哥倆還是去了趟醫院,不管怎么說吧,那是大姑。

  要是大家都過的不好也就懶得管了,但畢竟現在都說得過去,霍磊的意思也是講,不管怎么樣身上還有一樣的血呢,對錯先推到旁邊,他們是小輩也別去計較這些,去了扔點錢也別聊什么,扔了就走。

  心意到了就行。

  哥倆去了醫院,打聽半天病房,不敢問霍敏,問了那一定會炸。

  打聽到,往病房去,霍清不覺得過年入院怎么樣,反正在哪里都是兩個人過年,醫院里還熱鬧些,住在旁邊床的家屬一開始還和她聊聊天,后來就干脆不理霍清了,正常對話沒辦法進行下去。

  你問什么,她似乎也聽得懂,可回答的也不知道是些什么,還總一個人念念叨叨的,你看眼神就覺得這人神經不太好,霍清是什么話都講,說自己老爺們和狐貍精跑了,然后又得了病什么的,大家在她背后都說這是受刺激了。

  霍磊站在門外看了兩眼,霍清的門牙也掉了,身上穿的衣服也埋了吧汰的,那頭發早早都白了,看起來竟然像是和霍奶奶是同齡人,挺高的人現在弄的就剩一把骨頭,這聽他媽說,他大姑平時什么都不吃,為了省錢,偶爾生病就雪碧加藥片,說這樣吃了以后效果特別好,看了也是心生不忍,可沒有人是救世主啊。

  “是這里。”

  兄弟倆一前一后進了門。

  曉斌站了起來。

  “來了。”

  語氣也不是太熱情。

  霍磊笑笑,把路邊買的水果放在柜子上。

  曉斌看寇熇,沒太見過,認不出來,霍忱也沒打算介紹,倒是霍磊幫著介紹了一下。

  “這是霍忱的對象寇熇。”

  寇熇對著曉斌笑笑,她一進門就顯得和這個病房有點格格不入,住院的病人和病人家屬都往她身上盯。

  “我去找幾個凳子吧。”

  “不用,曉斌你不用忙,我們站一腳就走了。”

  來了也挺尷尬的,其實也沒什么話可講,也沒有什么共同的回憶,生怕聽霍清念叨一些不中聽的,霍磊就趕緊掏錢了,掏出來一千塊錢放在床邊。

  “大姑你想吃點什么就買點什么吧,大過年的到處都關門我也沒辦法幫你買。”

  那錢給出來,霍清就馬上接了,捏在手心里。

  霍磊老婆給寇熇騰位置。

  “坐一下吧。”

  “嫂子不用。”

  “你鞋跟那么高。”霍磊老婆和寇熇的關系特別好。

  “站會不累,一直坐車坐的挺累。”

  霍忱回頭瞧她那鞋,寇熇往后縮縮腳,出門的時候他是說不讓穿,可她這是為了美。

  男人永遠不懂女人愛美的心,腳斷了也喜歡高跟鞋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霍清問霍磊。

  霍磊說二十八就回來了,稍稍聊了兩句,霍清看見霍忱動動嘴最后還是沒張嘴問。

  霍忱也沒主動講什么,霍磊給了錢他也準備掏,可身上沒有帶錢包的習慣,寇熇從包里拿出來一沓遞給他,霍忱接過錢別有深意看了她一眼。

  給了他大姑。

  霍清見到錢,讓霍忱坐。

  “其實不用你們來看我,我也沒什么事兒,我就是氣的”

  巴拉巴拉,講女兒怎么和她爸好,怎么抱成伙的欺負她,欺負她娘家沒有人,什么她有兄弟還有侄子什么的,霍磊一聽就覺得腦袋疼。

  霍忱“那回吧。”

  霍磊起身“大姑那我們走了啊,你休息吧。”

  霍清“這就走啊”

  似乎還想說什么,又似乎想不起來,一直支吾個不停。

  曉斌送霍磊霍忱出門,他們剛出門,對床就說“那女孩兒長得真好看。”

  霍清撇嘴“女什么孩兒都三十好幾了。”

  “看著可不像呢,你家這親戚也長得好。”

  霍清只當做沒聽見。

  霍忱幾人上了車,曉斌也就回去了。

  霍磊嘆氣“都讓他媽給害了。”

  霍磊老婆道“什么叫害,自己沒長心啊,你媽教你什么你就全信全聽嗎那自己長耳朵和嘴干什么用的。”

  車上只有寇熇和霍忱關于霍清家的事兒一個字都不提,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霍忱肯來,是念在親大姑的那點情分上,給了錢他也算是盡到本分了,有這個能力也不太計較這些,寇熇那心胸寬的和什么似的,更加不會放在心上。

  曉斌回了病房霍清已經把錢都裝起來了,她拿著錢格外的慎重,因為家里真的就沒有進錢項,大多數都是從嘴里勒下來的,這都多少年了,手里滿打滿算也就攢了四萬塊錢,這是留給兒子結婚的錢。

  加上今天霍忱給的,現在有了五萬。

  她認為有了這五萬,自己找個什么樣的兒媳婦都不難了。

  這大概就是霍清和普通人思維的不同,五萬塊錢放到現如今,輕裝修買點東西也就沒了,她居然還會認為五萬拿出來能娶個相當了不起的兒媳婦。

寇熇霍忱 http://www.nmcsij.tw/html/book/65536/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开心电子游艺机械